医疗长照?或者「女儿长照」?

2020-06-19 作者: 围观:166 16 评论

医疗长照?或者「女儿长照」?

  「女儿」在美国医疗照护体系里扮演重要角色,但她们的付出却几乎没有受到重视。医疗分析师对女性所面临的挑战感到惊讶,因为这些挑战不仅只有养儿育女,也包含照顾上了年纪的长辈,而且还经常演变成一种全职工作。

  最近一期的《JAMA神经学》(JAMA Neurology)期刊特别提到女性所面临的紧迫危机:越来越多的失智症患者依赖家庭成员(通常是女儿)来照顾他们。史丹佛大学的研究团队写道:「我们国家目前最好的长照保险,是一个任劳任怨的女儿。」研究作者指出,到了2030年美国将有五分之一的人口为65岁以上,而与老年失智相关疾病的患者数量,有望从现在的550万人增至850万。

  失智症患者大多都需要全天候照护,但美国目前并没有明确的国家政策或整体规划协助民众,因此患者的日常起居(包括支付费用、餵食、洗澡和穿衣)几乎(83%)都仰赖不需付费的组织:家庭,其中绝大部分的责任落在了女性身上。专家还提到,儘管男性对老年失智的家庭成员也提供了部分照顾,但两者负担的轻重比例并不平等。

医疗长照?或者「女儿长照」?

  阿兹海默症协会的家庭与资讯服务主任露丝‧德鲁(Ruth Drew)说道:「女性处于长照的核心位置,特别是阿兹海默症的看护。儘管有三分之二的阿兹海默症患者为女性,但也有三分之二的看护为女性。因此可以说,大多数情况是妻子照顾丈夫,女儿照顾年迈的父母,而非儿子或父亲。而且我们看到很多女儿不仅要照顾自己的父母,还得顾好自己的家庭。」多数专家不认为这种情况将会发生重大转变,因为假如在长照方面取得进展,女性还得继续做不成比例的养育工作。

  史丹佛大学神经心理学家、论文的共同作者尼古拉斯‧博特(Nicholas Bott)说:「当提及到失智症患者的护理时,数据很明显地倒向女性,很难想像到2030年时,这个数据可以勉强达到两性平等。这不该是一种不言而喻的潜规则,将大部份责任归在某些家庭成员身上。但截至目前为止,长期照护仍主要依赖女性和女性配偶,而非男性。」

  史丹佛大学临床研究中心的住院医师、论文的共同作者克利福德‧谢克特(Clifford C. Sheckter)博士,过去也曾亲身见证这种情况。当他的祖母开始失去认知功能,加上糖尿病併发症使她失明以后,他的护士母亲开始运用午餐休息时间,从医院跑回家里确认祖母的情况。

  但祖母的健康状况越来越糟,使他的母亲不得不花更多时间清理髒乱和为祖母洗澡。谢克特博士说:「医院对她的缺勤感到不满,但祖母住在加州一个偏远的乡村地区,很难找到合适的医疗协助。」情况最终没有得到改善,他们只好把祖母送到安养院里。他说:「由于她是我母亲的母亲,因此我的父亲并没有真正帮忙什幺。我并不为此责怪他,但这项责任确实沉重地落到我的母亲肩上。」

医疗长照?或者「女儿长照」?

  根据阿兹海默症协会的一份报告指出,身兼照顾责任的职业妇女被迫离开全职或兼职工作的可能性,比起男性高出了七倍。她们在工作上,比男性更可能因此缺勤、失业,或是减少工时而被迫离开。她们为了照顾家庭牺牲奉献,在工作上却受到如此惩罚。

  德鲁说:「我们经常听到女性表示,她们负责特别专案或升迁的机会也连带受到影响。长期照顾不只有财务受到影响,还包括她们的个人职业生涯、退休金、甚至是让孩子读大学的能力。」而这些分身乏术的女性,也比男性更可能遭遇身体不堪负荷、婚姻关係紧张、失去与朋友的接触和联繫,最终变成孤立的个体。

  对许多家庭而言,庞大的医疗费用也令人望而却步。许多美国家庭都因此陷入一种困境,他们虽不贫穷但也不富裕,根本负担不起专职看护或私营机构的照顾费用,这些费用每年可能高达十万美元。由于没有穷到足以申请政府的医疗补助,多数人必须花费家庭储蓄才能维持。

  谢克特博士说:「随着医学进步人们生活的时间越来越长,伴随着更多的慢性疾病,看护需求也越来越多。从某种方面来说,国家必须思考如何解决这种困境。」但在解决方案出炉以前,数据明显地表示女性将继续担起这种不平等的照顾责任。

相关浏览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