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VR被恐怖分子利用,他们可能会对你施加酷刑

2020-07-02 作者: 围观:415 62 评论
如果VR被恐怖分子利用,他们可能会对你施加酷刑

如果 VR 不仅仅是一种玩游戏、观看电影的新方式,如果这种技术不只是用在创新的交流方式、医疗和军事训练上,那会怎幺样?也就是说,如果有人用虚拟实境来作恶,那会怎幺样?

VR 技术可以重塑现实,甚至可以创造一种新的现实,对于它在这方面的重要性,业界已经讲得很多。但不久前,有两位备受尊敬的学术研究人员在奥斯汀的 SXSW 大会上发言,他们不仅仅探索了 VR 的积极因素,还讨论了它潜在的负面因素。

「1940 年代有一部叫做《煤气灯下》的电影,这就是其中一个场景,」Todd Richmond 对听众说。萤幕上显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站在一盏老式的煤气灯下。「现在我们用‘煤气灯’这个词指通过操纵人们的环境,在不知不觉中操纵他们,让他们陷入到精神痛苦中。所以这在这部经典电影中,男主角慢慢地把妻子的灯光调暗了,因为他正在试图折磨妻子。妻子说:‘房间变得越来越暗了吗?’男主角说:‘不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幺,’如果这种事情经常发生,妻子就会被当成一个怪人。」

「那幺,VR 是做这种事情的完美平台吗?答案是,是的,如果你打算这幺利用它的话。」

Richmond 是南加州大学混合实境实验室的主任,他说,他们团队创建了一些场景,用来测试 VR「煤气灯」的可能性和严重程度。

「作为人类,我们的视觉系统已经发展到了这样一种状况:我们看前方的东西有非常高的分辨率,但对我们周边的东西分辨率非常低,不过,周边的动作我们是可以看到的,因为那是潜在威胁。这就是我们的感知系统的特点。」

「如果在 VR 环境中,我们把一个东西放在你的周边视觉中,让它运动,但是当你转头去看它的时候,它就会继续移动,所以它永远都在你的周边视觉範围内,那会怎幺样呢?如果处在这样的 VR 环境中,三分钟之内你的情绪就会变得糟糕。」

这种技术并没有用恐怖的图像或影片来直接吓唬你,而是通过操纵你的大脑,以一种非常微妙的方式让你感受到威胁,并且这种威胁会持续下去。

你没有办法来处理这种威胁,这会让你觉得毛骨悚然。

积极的因素

在《AR/ VR:炒作之后的前景与危险》演讲中,南加州大学医疗 VR 主任 Skip Rizzo 回顾了这项技术给社会带来的好处。

1990 年代,业界对 VR 进行了第一次重大的商业化尝试,虽然在那之后,VR 的人气急剧下降,但这种技术从未真正消失,迄今为止,它已经在医药和军事领域使用了数十年之久。

他说:「我想说的是,VR 有益于社会的应用方式,特别是在教育、旅游、医疗保健方面的使用到现在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。自从 1990 年至 1995 年 VR 掀起第一波热潮之后,业界一直在做这项工作。人们认为 VR 将要改变世界,但是由于某种原因,到 1996 年时,VR 进入了寒冬,一些人觉得这种技术失败了。」

他说,那是因为 VR 技术还没做好準备。

「VR 的愿景是健康的,但技术还不成熟。不过有些人继续在从事对社会有益的 VR 计划的开发,比如在医疗、保健和教育。事实上,关于 VR,科学文献最多的领域是心理健康和康复领域。」

研究人员和科学家发现,VR 很适合用来创造环境,你可以在这个环境中开展测试、培训、教导和治疗活动。那是因为这种技术可以用来创建终极的「斯金纳箱」。

一开始,研究者用 VR 来创造沈浸式的环境,是为了治疗患者的恐怖症,当研究者看到这种技术的效果之后,就把扩大了它的使用範围,把它应用到了干预、科学研究、评估和诊断中。

Rizzo 的实验室自 1996 年以来,就一直在进行这方面的深入研究,比如创造了「虚拟阿富汗」这样的内容,来治疗那些患上创伤后压力障碍的军人。1997 年,该实验室发现,将人们置于虚拟环境中开展特定的培训,可能会对他们造成持久的影响。

他说:「你可以把一个人置于一个虚拟的环境中,让他们在一个 3D 空间中进行互动,这真的可以改变大脑的功能,特别是心理旋转能力。对于一些人来说,只需要 12 到 15 分钟的互动,就可以对这种心理能力产生巨大的好处。」

到 2004 年,该团队扩大了研究领域,增加了一些不同类型的计划,包括帮助注意力缺陷障碍儿童治疗的计划。在这个计划中,一个患儿将被带入一个虚拟教室,然后用纸飞机以及校车这样的东西分散他们的注意力。Rizzo 说,这是一个很有用的评估工具。

2009 年,他们开始在 VR 中使用 Kinect,希望帮助中风患者通过康复运动来恢复身体机能。四年后,他们使用 VR 和 AI 来帮助社会工作者学习如何应对麻烦的虚拟病人。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,他们使用了更高级的软体版本,让求职者和虚拟的老闆交谈,帮助求职者提高真实面试中的表现。

然后,Palmer Luckey 创立了 Oculus VR,开啓了 VR 的复兴之路。Facebook 在 2014 年斥资 20 亿美元收购这家公司,通过游戏将 VR 重新带回到了主流世界。

「这导致了大批新生事物的涌现,」Rizzo 说。「不仅仅是用 VR 展示东西,还有在虚拟世界中进行互动的新方式。游戏市场很庞大。我们也看到 VR 渗透到很多地方。有些很夸张,有些很可怕。即使是政府顶层也对 VR 很有兴趣。」

「游戏产业当然很高兴,医疗保健产业也在从中受益。我们可以在虚拟世界中做的事情,将会对现实世界中的人产生影响,患者也开始明白这一点。在过去两年中新成立的医疗保健公司比过去 20 年都多。」

负面因素

上面讲的都是有益社会的 VR 应用,但在 Richmond 的看来,一片很大很可怕的乌云正在靠近。

Richmond 说,问题不在于 VR 技术本身,而在于它的採用速度如此之快,人们和社会还没有做好準备,还没有周详考虑过它的潜在后果,

着名产业分析师 Horace Dediu 在 2013 年製作了一个图表,希望突显智能手机在美国的採用率,表中同时也标出了电力和汽车等产品的採用率如何从 10% 升到 90%

在这些技术发展的早期,採用率虽然陡峭,但仍然是保持了一定的倾斜。但你再看看游戏机、高画质电视机,智慧手机和平板电脑的採用率,它们线条几乎是垂直的。

「这是什幺意思呢,就是社会花了一段时间来适应这些技术,弄清楚它们的含义,弄清楚哪些做法可以接受,以及相关的法规和政策应该是怎样,以免我们跌入深渊,」Richmond 说。「但是现在,情况就不是这样了。数位和网路大约是在 90 年代中期出现的,而现在,你生活中的每一个方面都有数位技术的参与。我们之前从未见过这幺快速的採用速度,它的二级效应到现在才开始显现。」

Richmond 讲述了一个案例:有一户人家被人诈骗,骗子说他们家的儿子被逮捕了,需要汇钱到多米尼加才能释放。骗子掌握了关于这家人的很多个资,所以这家人信以为真,给骗子汇去了 1900 美元。其实骗子掌握的资料都来自互联网。

「沈浸式技术可能也会带来一些出人意料的后果,」他说。「我们有很多临床资料,证明这种技术可以用来做有益社会的事情。但是你必须考虑用些人会用这种技术来作恶。」

他说,我们现在正在进入物联网阶段,像烤麵包机这样的东西可能可以和你的冰箱交谈,然后自动从亚马逊订购麵包,接着无人机就会把麵包送到你家门口,这时你才知道家里的麵包快吃完了。

他说:「也许现在是时候开始深入思考一下伦理方面的问题了。」

Richmond 说,他并不是在强烈要求政府进行干预,他希望的是政府至少对 VR、AR 技术进行一些审查和管理。Richmond 希望 IEEE来制定 VR 应用中的伦理守则。因为目前在学术界以外的地方根本就没有规则可言。

观众的询问

发言结束后,一名观众问,是否有一种「酷刑 VR 技术」在开发中。Richmond 和 Rizzo 都指出,目前的酷刑技巧可能比模拟方式可以做到的任何事情都更有效率。

这名观众穷追不捨地问:「看起来 VR 在这方面的潜力非常可怕」。

「我们真的很自豪地说,我们可以改变大脑,」Rizzo 回答。「我们可以改变人们的行为,让他们做积极的事情。但是凡事都有两面,你必须接受硬币的另一面。」

「尤其是沈浸式的互动,可以用来改变我们的行为。我们必须留神。这就是为什幺说 IEEE 制定伦理规则很重要的原因。」

相关浏览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