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根雨屋专栏》那些年民间不能随便卖的菸酒

2020-06-10 作者: 围观:881 30 评论
《根雨屋专栏》那些年民间不能随便卖的菸酒

台湾现在是完全自由开放的社会,只要不违法,大家可以随心所欲做想做的事。不过在戒严时期,很多现在看来理所当然的事,当时统统都不准做。例如当年政府为确保财政收入,实施菸酒专卖;直到台湾在 2002 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(WTO)后,才开放民间成立酒厂。

专卖制度的历史超过两千年,是政府透过行政特权,完全垄断以必需为主的特定资源,除能确保财政收入,还能达到社会控制。

日本统治台湾后,成立总督府专卖局,陆续将鸦片、樟脑、盐、菸、酒、火柴、度量衡用具、石油等品项,列为专卖。专卖局在战后改制为台湾省专卖局,二二八事件后再改制为台湾省菸酒公卖局;专卖範围也随着时代变迁而逐渐缩减,最后只剩菸、酒两项。

《根雨屋专栏》那些年民间不能随便卖的菸酒

在国民党政府迁台早年,专卖收入成为政府在财政困顿中的最大支柱;公卖局必须每日将公卖利益缴解国库,暂解政府的燃眉之急。就公卖利益缴库数占政府全年税收之比重而言,在 1962 年高达 27%,创下历史新高;之后随着经济成长、税制健全而逐年缓降,在 1968 年首度跌破 20%;其后除于 1974 年突然跌破 10% 以外,均维持在 10% 以上;直到开放进口菸酒的 1987 年,正式跌破 10%,并于 1995 年降至 5% 以下。

而在实施菸酒税制后,菸酒税占全国税收之比重,仅略高于 2%。

进入公卖局是当年人人称羡的铁饭碗,散布于全台的分局、酒厂、菸厂、配销所,都是当地的重要地标。各零售商高悬的菸酒牌,更是许多人难以忘怀的回忆。

《根雨屋专栏》那些年民间不能随便卖的菸酒

只是专卖制度早已引发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势力不满。美国在 1986 年对台祭出「301 条款」,最后能及时取消报复案的关键,就是台、美赶于1986年底达成菸酒协议,台湾自 1987 年起开放美国菸酒进口,连带欧洲经济共同体(欧盟、欧洲共同体前身)也比照适用。不过国产菸酒仍维持专卖体制。

难以逃避的是,在台湾寻求加入关税暨贸易总协定(GATT,后扩大为WTO)时,废除菸酒专卖、回归菸酒税制,仍是美国最关切的项目之一。

行政、立法部门也积极规划,最初希望能在 1995 年完成立法,儘早加入 GATT。然而,因为公卖局当年员工多达 1.4 万人,组织庞大;还因为生产菸酒,大量採购菸叶、葡萄、稻米、高粱、小米等农产品,总额超过 70 亿元。

公卖局员工及下游的产业界诉求 6 年至 8 年的缓冲期。也反对优先开放啤酒,要求政府编列预算补贴菸叶、葡萄等农产品价差,专款赔偿过去因政策而积压之菸叶及葡萄酒半製品,推动公卖局公有民营。

不过后来因台湾加入 WTO 的期程不断延后,原定在 1995 年完成的菸酒改制计画,只能不断推移,最终整整拖过首届民选总统的任期。

随着台美关于菸酒税的入会谈判在 1998 年  2 月达成共识。立法院也在 1999 年 5 月三读通过「菸酒管理法」,开放民间可以成立公司,参与菸酒产销;包括公卖局、金门酒厂及马祖酒厂,全应改制为公司;前 3 年开放酒类产製,3 年后才开放香菸产製。新法在 2002 年,台湾正式加入 WTO 时同步实施。公卖局也配合于 2002 年 7 月改制为台湾菸酒股份有限公司。

《根雨屋专栏》那些年民间不能随便卖的菸酒

在开放初期,最踊跃申请设立酒厂的是各地农会,想藉农村酿酒业行销地方特色、推动观光。也有饮料大厂耗费巨资在台湾兴建威士忌厂,打造出连获国际大奖的特色酒品;更有许多小型酒厂锁定目标客群,融合文化创意,推出琳瑯满目的酒品。

《根雨屋专栏》那些年民间不能随便卖的菸酒

★ 芋传媒提醒您,饮酒过量,有碍健康。

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,原文标题:【当年不能做的事!】民间不能开酒厂

相关浏览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