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不自杀契约」惹争议 专家解释非单独使用 学者指未证实有效

2020-06-11 作者: 围观:160 76 评论

香港自去年9月开学以来,已有超过20名学生轻生,引起社会关注。教育局局长吴克俭上星期跟教育团体召开紧急会议,并于会后表示教育局将採取五项应对措施,包括︰

    成立专责委员会,全面了解和分析学生轻生原因,并建议预防措施,预计6个月内提交报告; 安排5场由教育心理学家和专业辅导人士等主持的研讨会,提高校方和家长预防及应对学生自杀的能力; 因应学校需要到校举行教师讲座,提高校方识别学生自杀警号的能力,并认识适当求助渠道支援有自杀危机的学生; 成立专责团队,就个别学校的特殊需要到校加强支援;及 加强宣传,提倡珍惜生命,为学校、家长和学生製作资讯小锦囊,协助他们及早识别有情绪问题的学生和寻求专业协助。

然而这五项措施被指无补于事。在上周日的《城市论坛》节目中,中学生议会发言人黄泳、学民思潮发言人黄子悦和教育评议会副主席何汉权均认为,在目前香港的教育制度下学生须面对极大竞争,因此教育局应从制度着手,减轻学生压力。

教育局「不自杀契约」惹质疑

昨两日网络传出一张据称来自教育局官方文件的「不自杀契约」,引起争议。有不少网民质疑签署一张「不自杀契约」无助阻止自杀,更有人嘲弄此项措施,包括在Facebook上着名的国际关係学者、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副教授沈旭晖︰

截稿前该则贴文已获近1700次分享转发。

这份「不自杀契约」来自教育局的《学校处理学生自杀问题电子书》附录十八,根据文件标示此电子书在去年10月更新。在第18页有图表介绍当局建议学校採取的三层支援模式,从中可见不自杀契约乃用于第二层,即由学校辅导人员向有危机的学生提供额外支援。

图中列出多项策略与工具应对,包括提供个别辅导、某些特别範畴提供训练及为为家长提供谘询和支援等。由此可以先釐清两点︰

    「不自杀契约」并非教育局为应对近日多宗自杀案而引入的措施。 「不自杀契约」仅是在支援有自杀危机的学生时,辅导人员使用的其中一项工具。
良心理政︰不自杀契约乃急救工具

那幺为何会有这「不自杀契约」呢?由临床心理学家及教育心理学家组成的团体「良心理政」在其Facebook专页表示,订立契约是辅导过程中常见并在经验上有效的手段。而这类契约绝非以惩罚来迫使被辅导者遵守规则,而是希望透过建立契约的过程把内容「突显(highlight)、具体化,期望该内容能进入并常驻在被辅导者最表层的认知记忆当中」。

而订立「不自杀契约」之目的,是让思考情绪处于较混乱状况的学生把焦点放在自救方法,万一他们有自杀念头时,增加其回想自救方法的机会。因此「不自杀契约」不是要立即解决所有学生自杀的背后原因,而是一项急救工具。

良心理政希望公众停止针对「不自杀契约」的负面讨论,以免学生对此有偏见而令辅导人员失去有效急救工具。

与此同时,良心理政认为教育局的《学校处理学生自杀问题电子书》内容及编排过于艰深、难明和混乱,不能让大部份非专业辅导背景的教师得益。因此期望教育局能「大力发放人手和资讯到学校」,令学生长远精神健康得益。

临床心理学家叶妙妍接受《明报》访问时也指出,契约是常见的辅导工具,但不会单独使用。而在使用契约前也需要对受助者的自杀风险有深入评估,契约本身亦仅与受助者个别使用,不会放到网上任人下载。

不自杀契约有效吗?

当然,即使「不自杀契约」乃专业辅导人员的常用工具,也不代表这项工具确实有效。《香港01》引述港大防止自杀研究中心策划总监罗亦华表示,目前学术上未有证据显示「不自杀契约」能预防自杀,同时强调签署契约不会对受助者造成负面影响。

专业判断并非不能质疑,重点是拿甚幺去质疑。假若只用「常理」去嘲弄「这些白痴的官员才想得出,以为签了就没有学生自杀」的话,那就不如保持沉默,以免加重前线人员工作负担,及使正接受辅导者信心动摇。

2005年苏格兰政府委託利物浦大学的研究小组进行系统性文献回顾,检视各种介入阻止自杀措施的效用,当中提到未有足够证据评估「不自杀契约」的效用。

而在2006年另一篇针对「不自杀契约」的文献回顾中,作者提到很多相关论文并非研究契约是否有效,而小量针对其效用的研究则受制于研究方法,不具足够说服力。例如一份回溯式研究显示,签下契约者更倾向自残行为;另一份研究的结果则指契约对于儿童有效。然而两份研究均没有对照组,实验对象非随机分配。

作者建议在未来的研究中,以「承诺治疗声明」代替「不自杀契约」,声明亦须由医生手写及度身订造,避免使用统一标準、预先印製的表格。

在2008年出版的参考书《Evidence-Based Nursing Care Guidelines: Medical-Surgical Interventions》中,关于跟病人立约的部份指出,根据研究以下两者可能有效︰

在某些条件下,以不自杀契约协助当事人控制及承诺自残外的行为 以不自杀契约建立互信的辅导关係,并以此评核辅导关係的质素

但「以不自杀契约确保受助者安全」则列为无效,而「以不自杀契约跟某类受助者建立辅导关係」更可能有害。

相信专业判断不等如诉诸权威

可以说,目前为止没有足够证据支持「不自杀契约」是有效的方法。

那幺是否应完全放弃「不自杀契约」?我不具相关学科的专业资格,更缺乏辅导经验,难以单看小量研究代替专业判断。更何况每个受助者的背景、处境及状况有别,辅导过程、方法亦引进不同变数,无法一概而论。

相关专业——由临床心理学到社会工作——横跨数个界别,各领域中专家人数不少,并非所有人意见一致。也许步伐不一致,但各个学科的内部、跨科讨论所带来的改变,相信比没有足够理据下单从常识出发的质疑多——后者与其称作「不诉诸权威」,倒不如说是自大。

网络意见领袖的言行,对青年的影响或许比社工、医生更大。在自杀这个议题上,对有关措施的批评应尽量小心及建基于证据之上。

再增一人堕楼!开学以来20名学生自杀 专家吁注意轻生三大预警 五措施应对学生轻生(香港政府新闻网) 应对学生自杀 教育局抛陈年口号 被轰忽视教育制度缺陷(苹果日报) 重要:有关《不自杀契约》——一个不足但有用的工具(良心理政) 网传教育局文件「不自杀契约」 心理学家:为辅导工具 望受助者记起承诺 增求助机会(明报) 网上流传「不自杀契约」 社工:辅导工具 学者:无学术证据有效(香港01) 必要的沉默(上):不自杀契约(立场新闻) Effectiveness of Interventions to Prevent Suicide and Suicidal Behaviour: A Systematic Review (Maria Leitner, Wally Barr & Lindsay Hobby) The Case Against No-Suicide Contracts: The Commitment to Treatment Statement as a Practice Alternative (M. David Rudd, Michael Mandrusiak & Thomas E. Joiner Jr.)
相关浏览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