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创新领航者」─雅典錶迈向自製之路

2020-06-11 作者: 围观:706 23 评论

今年的Basel上,Ulysse Nardin雅典錶最重要的事应该就属全新自製基础机芯UN-118正式装配在实錶上,推出全新的航海天文台錶系列,共有三款。日前台湾雅典錶正式将錶款引进、正式呈现在台湾消费者面前。究竟錶款有什幺特别之处呢?这得花点时间从头慢慢说起......

第一阶段:航海钟起家、石英风暴中没落

创立于1846年的雅典錶,早期以製造怀錶、航海钟为主,其中又以航海钟(Marine Chronometer)最为出名,凭着优良的精準度帮助船只于海上航行时能正确找到方向,为雅典錶的品牌做最好的保证。然而,时间更迭快转到1970年代,在众所皆知的「石英风暴」冲击下,雅典錶也跟多数的机械錶厂一样摇摇欲坠;就在1983年,一位改变雅典錶命运的核心人物出现,他就是已故总裁Rolf Schnyder。Rolf Schnyder买下雅典錶多数的股权并开始经营,在此之前的1846年至1983年,我们可以划分成雅典錶的第一阶段。

「创新领航者」─雅典錶迈向自製之路第二阶段:Rolf Schnyder买下雅典錶,重建品牌複杂錶定位

对比「瑞士钟錶界的巨人」Nicolas G. Hayek,Rolf Schnyder可称得上是创新科技的重要推手。Rolf Schnyder在1983年买下雅典錶后,即开始规划、寻找品牌的定位;他首先找上知名的製錶师Jörg Spöring、想请他製作一支三问錶,前往拜访Jörg Spöring的工作室时,他看见有一具星盘钟,让他相当感兴趣。Jörg Spöring告知该具星盘钟乃是他的弟子Ludwig Oechslin的作品,因此开启与Ludwig Oechslin合作的契机;Rolf Schnyder表示他想将星盘钟缩小成星盘腕錶的灵感,在努力突破技术创造下,1985年的Basel上推出惊人的伽利略星盘腕錶(Astrolabium Galileo Galilei),为雅典錶的重生打响名号。

「创新领航者」─雅典錶迈向自製之路

后来雅典錶伴随着天文时计三部曲的推出,奠定品牌的複杂功能本位;后来在1994年首度推出专利「GMT±腕錶」,更让雅典錶的知名度大开,原因无它,「GMT±腕錶」以相对平实的价格及简易的双按钮调校两地时间模式,深受喜爱。

广  告第三阶段:硅材质首度运用、大举投资修鍊内力

如果凭着一枚「GMT±腕錶」,就将Rolf Schnyder称作「创新科技的推手」,那就太小看他了。1996年,Rolf Schnyder买下一枚特殊的机芯装置,也是日后着名的「Freak奇想」系列卡罗素加陀飞轮腕錶的雏形;这枚独特的机芯装置在Ludwig Oechslin的技术协助下,2001年Basel上再度技惊四座,为品牌再迈向另一颠峰。「Freak奇想」除了拥有机芯外显的独特运转方式外,更重要的里程碑在于,该枚机芯首度搭载了硅(silicon)材质的零件,更使用在Freak奇想系列中独创的双向擒纵装置上。而当自此开始,硅材质成为钟錶界的新宠儿,像是Swatch Group、Rolex、Patek Philippe,都导入硅材质的运用。

「创新领航者」─雅典錶迈向自製之路「创新领航者」─雅典錶迈向自製之路

「Freak奇想」后来衍生出许多款式,成为雅典錶中风格最为显着、也最具代表性的作品;然而雅典錶的脚步并未停歇,开始进入「修鍊内力」的阶段。从2000年后,雅典錶开始大举投资,2003年首先于La Chaux-de Fonds新建厂房;并在2006年时与Mimotec合作创立Sigatec公司,专门研发硅晶体的使用。而Sigatec最独特的地方在于,并无限制仅提供雅典錶作使用,而是分享给其他品牌,援助其他想要进入硅材质领域的品牌。

「创新领航者」─雅典錶迈向自製之路「创新领航者」─雅典錶迈向自製之路

2008年时,品牌再度与Diamaze Micro Technologies公司达成重要的合作关係,藉由Sigatec公司的硅材质製造技术以及Diamaze的钻石技术结合,创造出独家的「DIAMondSIL 」,运用在擒纵轮上;简单来说,「DIAMondSIL 」是在硅材质上植上钻石,让其拥有更坚硬的质地外并保有硅材质的特性:抗磨、耐腐蚀、轻、防磁;而这项专利技术至今仍由雅典錶所拥有。「DIAMondSIL 」的出现,大致上已底定了雅典錶在自製机芯上的大略版图;至少,在重要的游丝、摆轮等已能够自行生产,摆脱重要原件被掌控上的限制。

「创新领航者」─雅典錶迈向自製之路「创新领航者」─雅典錶迈向自製之路

然而就在2011年的4月,Rolf Schnyder突然辞世人间、让人措手不及;毕竟雅典錶可说是由他一手扶持壮大,让人不免担心品牌的未来。而新任CEO Patrik P. Hoffmann接手掌管雅典錶后,随即再次展开投资计画,买下了专业珐瑯錶盘厂Donzé Cadrans SA,整体实力再升级。

「创新领航者」─雅典錶迈向自製之路「创新领航者」─雅典錶迈向自製之路第四阶段:步上全自製的道路

如果说2000年后的投资算「沉潜」,那幺UN-118机芯可说是雅典錶沉潜多年后的大跳跃!在2001年发展硅材质初期,雅典錶将硅材质运用在「Freak奇想」这一类高端的腕錶上;在日后的「DIAMondSIL 」材质运用上也是如此,因此配有硅材质的錶款价格多半遥不可及。然而,定位成基础机芯的UN-118,不仅使用两种高科技材质,除了拥有抗磁、防蚀等优势外,硅材质的运用更让动力储存达到60小时;而整枚作品更是原创设计,像是直接驱动的小秒针、动力储存显示,这些都不依赖模组来驱动。UN-118机芯从2007年设计以来,估计共花了5,600个小时研发、使用220颗机芯作测试,超过1,000张的设计图架构后,终于在2011年的Basel上推出。

「创新领航者」─雅典錶迈向自製之路

而在2012年,品牌更将UN-118机芯搭入实錶内,推出全新航海天文台錶系列三种款式,其中18K玫瑰金的限量款式,更运用Donzé Cadrans SA的大明火珐瑯技术製作錶盘。而全新的天文台錶系列共分成三种系列,其中不鏽钢搭配钛金属材质錶壳款式,搭配上橡胶錶带,建议售价更落在新台币34万左右,比起先前搭配硅材质零件的錶款、动辄上百万的价位,让消费者能够以更平实的价格体验硅材质錶款的优点及乐趣,也为雅典錶迈向「全自製」的道路鸣枪。

「创新领航者」─雅典錶迈向自製之路「创新领航者」─雅典錶迈向自製之路

由雅典錶提供的资料中显示,从2000年左右至今的投资共烧了8亿瑞士法郎,所费不赀;对照1998年与2012年来看,雅典錶的年产量从3,500枚到如今预计达到26,000枚、錶厂工作人员更从25位增加到350位。此外,UN-118机芯目前年产量约为3,000颗,雅典錶预计在3年后达到年产量10,000颗。而雅典錶也透露,日前从Ebel手上买下的Caliber 137计时机芯,也将成为未来雅典錶的重点基础计时机芯,更将打造一款专属的计时錶款,丰富品牌产品线。也因此,2012年可说是雅典錶的里程碑、一座迈向全自製的里程碑;而雅典錶的脚步,仍持续不断前进着......

「创新领航者」─雅典錶迈向自製之路
相关浏览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