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不在了,而还在此世的我们,该如何面对这个不在?

2020-07-23 作者: 围观:662 55 评论

爱不在了,而还在此世的我们,该如何面对这个不在?

小时,不知道为什幺,常常肚子痛。有一次,痛到没办法,忽然有灵魂出窍的感觉,站在自己外面,问自己:「那是你吗?是你在痛吗?」「我」和那个在痛的「你」似乎就分开了。没有那幺痛了。

用第二人称的书写,就是因为这样,我没有能力自己刮骨疗伤,但我可以为「你」如此。你是我,不仅是我。

忽然离婚,我至今依然困惑,书写也是为了寻找一些蛛丝马迹。我一直以为我们夫妻恩爱,跟别人提起他时都称他「先生」,而不是「老公」,一因古时「老公」是指太监,二因「先生」是敬称。我一直称他「先生」,结婚三十三年如一日,但他应该从未察觉我这一点点心意。我退休前三天,才知道他有外遇,十天内离婚,离婚后第四天小女儿 YiYi 出国读书,我几天之间变成孑然一身,当时面对离婚的种种艰难及人性黑暗,惶惶不可终日,尤其害怕半夜时一个人在黑暗中醒来。

孩子四、五岁时,我读绘本《月亮不见了》给她们听,主题就是如何让孩子面对父亲消失了。当时我未尝不挣扎,要在她们那幺幼小时,就知道死亡或亲爱的人未必永远可以在一起吗?我教了,告诉她们,月亮不是不见了,只是有时看不到,看不见不代表不存在,它可能躲在阳光之下或乌云之中,它在,它一直在。

但是,离婚不只如此。生变的不只是夫妻之情。我们离婚十五个月后,YiYi 回台度假。有一天她在住家附近等红绿灯时,碰到她爸爸从另一个路口走来,他重重戳她一下就走了。她看着他背影问:「爸爸不说句话吗?」他回头看她一眼,一脸百感交集,然后继续走他的路。YiYi 那天在日记上伤痛而困惑的写着:「如果爸爸已经不把我当家人,我还是一个有爸爸的人吗?」

这真的是谜。

爱不在了,而我们,还在此世的人,如何面对这个不在?这个问题比离婚法规及双方利益分割困难得多。

很不容易,因为我面对的是曾经我信任到可以将性命相託的人,而那人现在只剩一坨黑影,甚至让我恐惧到女儿催促我把门锁换掉。那人在我心中一直是个彬彬君子,当初我嫁给他唯一理由是「这个人若从世界消失,我会很遗憾」。老天啊,后来事情怎幺会变成这样?

月亮不是看不见,是真的不在了。

我快灭顶了,女儿努力以爱来渡我过河。我和 YiYi 曾去京都自助游,在人潮中,她突然远远在背后喊我,「姆姆」,我回头,看到她一张笑脸,她说:「人群里我喊姆姆,别人发现我姆姆是谁,我都会很骄傲:嘿嘿这是我姆姆。」我永远记得那张脸,那一刻。

她希望我从本质上喜欢自己,正如同我常跟她说的。

YiYi 在我离婚第四天赴美读书,在机场时,她一边流泪一边搞笑,她说自己是「哭泣包子」,满脸皱皱的。她登机后,LINE 了一句话给我:「我是汤包,包着一百毫升泪水」。心爱的女儿呀,抱歉在你离乡背井前,你一向尊敬、亲爱的父母却撕开自己最丑陋的一面,袒裎在你面前,让你临走前担着千万沉重的心事,怕你姆姆担不起自己的每一天,怕你姆姆担不起八、九十岁的外公外婆万一垮下时,没有半个人可以求助。

有一天,我也会不在了,女儿呼叫我,我也听不到了。或者,我老到忘记这个世界,也忘记她们了。但她们都要爱自己,相信自己独一无二,也要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一点,世界的的确确就会向上一点。世间的爱无常,生灭随时,唯一与你相伴终生的是自己,唯一你可掌握的是「反求诸己」。若你对自己和世界的爱、信任不在了,若自己也放弃了,亲人、朋友无论如何输送生命指数给你,你也走不下去。女儿,不论发生什幺事,我们一定要相信自己、从本质上爱自己。并且不要对世界失望。

我也一度以为自己不可能好了。但是,下坠的力量有多强,奋起的力量也有多强。我很努力,却突然落枕,三个月都没好,痛到开车时没法侧头看后视镜,左手只能举到四十五度。《心灵的伤,身体会记住》,这是我床头的一本书,当时,我的天塌了,整个人行住坐卧扭曲如钟楼怪人。而那本书让我看到更多人的伤,既深且巨,相形之下,我的伤只是小情小爱,只是人生路上跌一跤罢了。站起来,拍拍尘土,血会乾,破掉的皮会长出来的。

我知道,我必须活下去,而且活得更好,不是因为报复。报复带了仇恨心,仇恨会使人举步维艰,看不到世间的好花及好美,没有人值得我为他关闭感官、弃绝美善,我一定要将他放下。把他放在过去的世界,他在那四十年对我是好的,我最美的青春与他共度,把它封存在时间胶囊里。这是智慧,也是对他和我自己的慈悲。而我必然可以在另一个没有他的世界再生。

我渐渐体悟,有人从我的人生列车下车,未必是不幸。我们搭机或搭长途火车时,旁边有伴或有个爱说话的陌生人,固然可以一路聊天,但也一定让你没法好好看风景、跟自己对话。当你没有伴时,确实孤单,但是,眼前的人事物却都活灵活现起来,你会听到它们的声音。万籁不再俱寂,这是我以前不知道的。

这个没有他的世界,新鲜到令你惊喜。

我连看唐诗都不同了。譬如,金昌绪的「打起黄莺儿,莫教枝上啼;啼时惊妾梦,不得到辽西」,年少时以为是「闺怨」,现在知道是「国仇家怨」。唐朝两百九十年,大小战争约莫有三百场,年年烽火。多少小民的青春、爱恋都化成狼烟,生离死别是常态。不要小看「闺怨」,从两千多年前的《诗经》开始,就是满纸闺怨。小民的闺怨,正是那个时代的哭声,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的问题从一个个女子在田埂上、空房里、花园中的眼泪映照出来。那些眼泪,不是一家之事。

流泪,并不可耻。我承认自己没有复原,但是,开始领悟,爱需要能力、实践、坚持,爱是一生的修练,不到人生最后,你不能说你真的「爱」了。爱,岂是容易?跟成圣成佛一样,是一生用心用脑用手用脚完成的,动心忍性。

当我被踩在烂泥里,领受那每一脚的重击时,痛到深处,我像小时一样灵魂出窍,灵明开启,我在烂泥里睁开了眼睛。而且,意外的,我看到更多姿多采的世界。

你痛,你不痛。

与痛和平相处,渐渐就不那幺痛了。还多了一些滋味。

痛,真的没有关係。出生那一刻,一巴掌打在屁股上,你痛了,你大哭,他们笑了,「这孩子活了」。痛,真的没有关係,给自己时间。痛到要叫出来时,深呼吸。

恨,不需要能力;但是,爱,需要能力。你有能力。

春在心头春未归。你就是春天。

相关浏览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