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疗资讯不对等 病患只能任宰割?

2020-06-19 作者: 围观:302 39 评论

今年度健保预算超过新台币六千亿元,根据媒体调查,医疗自费市场产值也近5千亿台币。自费项目涵盖多样,从治疗到预防保健都有,目前医疗自费项目,以骨科、神经外科和心脏内科为大宗,然而有医界人士指出,医疗市场充满着严重的资讯不对等,病人对医生所提,只有照单全收,极少质疑医师的建议。事实上除了部份疾病的治疗之外,有许多自费医材或是手术方式,是根本没有必要且性价比极低的投资,公权力应适度介入医疗自费市场的收费标準审查,而不是放任厂商漫天喊价。

病患在面对医师对治疗方式的建议时,碰到几个无法解决的现象,首先就是资讯的不对等,就如同俗话说「看医生要有先生缘」一般,这句话到现在仍然是非常贴切。

一般而言,不同医生会有不同的专科和次专科,就算相同次专科医师,对同一疾病也会有不同专长和研究领域的治疗方式。例如发生率和死亡率名列前矛的肺癌、肝癌,因为发生案例多,市场够大,不断有新的疗法出现,但是有些医师就只会传统的切肝手术,有些医师会以其他工具替代执行。两者之间没有优劣问题,只有适不适合的问题,患者只能凭运气的看是遇到什幺样的医生。这就是所谓的和医生的缘份」。而「先生缘」发展到现代,由于自费市场的蓬勃显得更加重要,但也相对危害。

一般在医院里,我们常会听到医师对病人说「你这个病,吃健保药会好得比较慢,有自费的,效果会更好」。通常人听到效果更好,就不会再细问下,例如「怎幺好?差多少?好多快?有没有副作用?」等等。而是只要医师建议,就像是圣旨般,只有望诏谢恩的份了。

又例如,遇到需要手术治疗的病人,医师会说「传统手术喔,时间会比较久,出血会比较多,用XXX手术,时间短、伤口小、出血少」。此时病人也不会继续问医师「时间快多少?出血少多少?伤口小多少?」。一样也是望诏谢恩,快去筹钱,準备买单。

医界人士指出,自费市场中颇受推荐的某款以医师操作的机械手臂开刀手术,一檯刀须自费约二十万元新台币,医疗院所拨给医师的「奖金」从2到10万不等。该手术号称时间短、伤口小或出血少。但这应该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,就看跟什幺比较。例如有些疾病以内视镜手术只要两小时,可能有两、三个各1公分的伤口,出血量在50C.C左右,而多花20万用达文西,可能只有一个0.5公分的伤口,时间可以缩短到半小时,出血量变成10C.C,总体差别并不大。但是对于某些特殊且範围较大的手术,原本出血量可以从1000C.C降到300C.C,时间从10小时降到3小时,伤口从30公分缩小为只有2公分,那肯定就有差。另外,例如心脏内科主治的心导管,健保给付是没某涂药的,而自费大约4-5万元的导管是有涂药的;涂药的目的就在于延后狭窄的时间。但是这个所谓的延后,是延后多久?而且多涂一种药,就是多一种副作用的风险,一旦出现过敏,增加感染和吸收速率,患者的钱根本白花。

该人士进一步表示,最不可思议的是有一种「人工脊椎体」自费要25到30万新台币,通常使用範围是在颈椎和腰椎,胸椎较少人用。自费与健保给付的差别,只在于自费装置可以多运动5度,也就是说,装在颈椎上,转头可以多个2-5公分的範围而已,而这2-5公分还可能被时间所取代。也就是说装健保给付的,大约半年后,也可以因为经常转动而比初装上去的时候多2公分。但是医师在推荐的时候,只会告诉病患,这款可以多5度,不会告诉他两者的真正差异。

虽然目前健保局对于自费市场仍有审查机制,但是审查内容只根据临床实验报告审查其效果而已;对于厂商的定价,则是按照市场机制执行,只要厂商定价有人买,健保局基本上不予干涉。而为了要达到「有人买」的终极目标,厂商的行销手段无所不用其极,最明显的就是跟医院及医师「合作」,其共生结构大约遵循着,厂商研发或代理机器卖给医院─医院请医师向病患推自费─病患花钱给医院─医院付奖金给医师,以这样的结构去串连整个医疗自费市场。

医界人士强调,除了癌症和少部份须安放部品的手术之外,绝大部份的自费手术和商品,性价比都有疑虑,虽然在消费意识高涨下,病患对于医疗疏失勇于提出自己的看法和疑问,但是医疗讯息的供需,医师是强势,病患是弱势,医师只会讲自费的效益,不会讲不自费的效益,病患在时间许可下,可以多请教专业,多听两种意见,尤其是自费市场所洐生的道德问题,例如医师推茬的自费项目,一旦不是病患能够负担时,所产生的问题和病患的压力,是医师不能免责的。专业如果没有道德的约束,那就会形成专业上的傲慢,医师在推自费医疗之前必须清楚且肯定,除此一途别无他法,而病人也要清楚的了解两者的差异,对于单一医师的建议也应该寻找第二甚至第三意见,再来做最合乎效益的决定。

相关浏览推荐